霁成珏

这里成珏——!嗯字不太好打叫我什么都好啦。

画画新手

贱虫,虫绿,锤基,哈德,billdip……
擅长的是跳坑 |・ω・`)







那什么QQ要不要扩列(超小声1052245554!

半个月没进步啦!
头疼恶心

天蓝没了,肉色没了,拿坡里黄浅灰蓝春日马尔代夫都没了。

胃疼。

想哭。


他们为什么可以随意说话

为什么可以觉得痛苦的人必须永远痛苦

揭开伤口这种事会很好玩吗

我见到过很多次他面无表情的虚伪的完全不高兴的发让人快乐的消息

他们到底是怎么做的的啊


他们在拆卸我的大脑

震耳欲聋 响彻云霄

所有东西在我大脑里盘旋

而我只能拿着手机在一边假装我认识一个能聊天的人


我活的也太失败

被认识的人直说 没人想理你

就算是把对我最重要的事和他们商量也会被打断

永远在圈子外

不管是网上还是现实

太痛苦了

已经没办法麻痹自己了

怎么办啊

我也没办法和医生坦白

所有人都觉得我没事

可他们也没有恶意啊顶多是直白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么难受

随时可以哭出来

一直告诉自己开心也没有用


是我人设!和我家吸血鬼!

可他——可他分明是不愿落地的月光,最后只好落在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