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成珏

这里成珏——!嗯字不太好打叫我什么都好啦。

画画新手

贱虫,虫绿,锤基,哈德,billdip……
擅长的是跳坑 |・ω・`)







那什么QQ要不要扩列(超小声1052245554!

弃稿×1

雨夜。

水将血的气味冲散,将一切事物冲刷模糊。

扁鹊一边拿着给别人治疗换来的情报,一边对大唐的青莲剑仙吐槽。作为一个人类,那李白拿着一把破剑竟是撼动了长安。堵在大唐门口整整一天,血条竟没少一丝。

不得了不得了。扁鹊撇过头去看囚笼里的病人,那人对上自己目光的一瞬间就因为恐惧而尖叫不已。

好吵……从白起之后,扁鹊的魔道实验就没成功过,将嗜血的怪物变回人类这种逆天的事儿,难。

扁鹊把一瓶麻药砸在试验品嘴里,终于让那鬼哭狼嚎的声音消失。“李太白……李白……”嘴里反复鼓捣着几个字。能收到攻击还满血的全身而退,扁鹊只能想到一个方法:吸血。

可情报上李白是个人类啊!扁鹊揪着头发瞎猜,一个会吸血的人类?一个会魔道的人类?一个……徐福的新的杰作?

“不可能……”扁鹊摇头拒绝了这个愚蠢的想法,徐福已经死在自己的手下好几年了。

“锵——锵——”有人?扁鹊看向窗外,暴雨,而且夜已经很深了。

怕不是病人?扁鹊打开门,安逸的生活早使扁鹊成为了真正的医者。“谁……?!”声影带着浓烈的血腥味,扑向医生。扁鹊勉强稳住身体,从余光中看到了好多不宽却很深的,几乎贯穿那人身体的伤口。

死人?扁鹊将人平放在地上,起身想去关门“救我……”脚腕被人牵住扁鹊吃痛的回头望去,那个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几乎被打穿的人有这么大力气?

“救我”。风向变了,雨从门外洗刷进来,将血迹洗净,同晴空般的蓝眼睛盯着扁鹊。

该死。扁鹊心里咒骂着,他不喜欢雨天也不喜欢麻烦的伤者。

评论

热度(9)